<address id="tvzfz"><listing id="tvzfz"><mark id="tvzfz"></mark></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sub id="tvzfz"><dfn id="tvzfz"><output id="tvzfz"></output></dfn></sub>

        <address id="tvzfz"><dfn id="tvzfz"></dfn></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第二十七章 雾

        作者黑心的大白 全文字数 2436字

        当夜,李傕郭汜并未做出袭营之举,这倒让王维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饭后,士卒开始整备,又过了约半个时辰,大军出营,径直开向了昨日侦查好的敌方营地。在敌方营地之外三十里远,王维等人停下了脚步,开始列阵。 伴随着马蹄声轰鸣,不多时,以李傕郭汜为首的西凉铁骑,亦缓缓开出了营垒,与王维一方呈对峙之势。 肃杀的气氛开始蔓延。 蓦地,远方传来李傕的咆哮声。 “吕奉先,你这手下败将,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今日我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战前打嘴炮,就跟阵前斗将一般,都是大战之前的保留节目。李傕郭汜也有自知之明,心知道论斗将,己方不可能是吕布的对手,干脆就用口舌之争来烘托一下大战的气氛——输人不输阵嘛。 出奇的,吕布这时候反而是较为平静的一方,他只是坐在赤兔马上,方天画戟斜指地面,虚着眼睛,冷眼观察着前方的一切,看模样已经是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正值此刻,陈宫的声音突兀响于耳边。 “跟他聊,给我争取点儿时间! 吕布微微一愣,便策马上前。 “李傕小儿,曾经在董贼手下,我处处压你一头,如今你又有何脸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有本事就出阵与我吕奉先大战三百回合,看老子如何砍下你的狗头!” “吕布匹夫,只知呈个人勇武……” “李傕小儿……” 这两人一骂就没个尽头,而两人身后,双方士卒皆是不断变阵。从这方面看去打嘴炮倒也不是目的,双方的真正目的无外乎就是趁此机会,寻找到敌方的弱点,然后攻敌之短。 王维就是这么做的。 看着敌人的军阵,王维一边盘算着,一边与身边的满宠嘀咕着,不知道在商量着些什么。直到些微雾气从地面升腾而起,缓缓弥漫在战场之上,王维方才眯起眼睛。 他先是看了看对面,却发现对面对突兀出现的淡薄雾气毫无反应,又看了看身边,却见陈宫不觉之间,已经是满头大汗。 可能是发现王维的目光扫向自己,陈宫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低微的声音自其口中传出。 “小小手段不值一提,接下来,还要王将军多多担待了! 王维一愣,却又听耳边传来满宠的惊叹声。 “这陈公台有大才啊……以一己之力改换天象,这是大贤才能有的手段呐!” “伯宁谬赞了,这只是改换天象的阉割版,效果也只是简单地视觉欺骗,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两人的对话让王维一头雾水,他看着满宠,却见满宠压根就没有跟自己好好解释一番的意思,直到陈宫的声音再次响于王维耳际。 “王将军,正如昨日所说,这敌人第一轮冲锋,将由我来解决,剩下的,便交给王将军了!奉先,做好准备! 吕布明显是知道陈宫的本事,当陈宫话音刚落之时,吕布便已经举起方天画戟,他口中又骂了两句,便大手一挥,做出了一个骑兵冲锋的架势。 李傕郭汜见状,自然也没有避战的道理。 却见对面雾霭之中,李傕郭汜引领的西凉骑兵飞快组成了冲锋阵型,整个大阵如同锥子一般,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际——十五万骑兵组成的冲锋大阵,仅仅是看着,便足矣让人肝胆俱裂!
        还未等吕布手下的并州骑兵有什么动作,李傕便已经狂笑一声,伴随着战鼓敲响,骑兵开始起势! 这一动,甚至给王维都带来了十足的压迫感,耳边回荡的是大地的轰鸣之声,入眼处却是如山塌一般的骑兵碾压。随着己方战鼓变奏,五万邪恶先锋已经举起了盾牌,准备与西凉铁骑正面接战。 如果按照正常情况看的话,这火星撞地球般的一撞,就足够撞掉王维近一半的人马! 直到对面的骑兵冲锋大阵,蓦地偏转了角度…… 王维顿时愣住。 …… 稀薄雾气笼罩在整个战场……但这只是王维的视角! 在李傕郭汜眼中,整个世界还是原来那个世界——风和日丽,天气晴朗。 刚刚,与吕布的骂战过后,眼看着吕布指挥大军冲锋,李傕自然是不甘落后。 骑兵这种兵种,杀伤力强就强在战马身上,早一步冲锋,便早一步酝酿出动能,相应的,其杀伤力也越大。虽然在李傕眼中,吕布先一步下发命令,然而凭借着对西凉骑兵的信任,李傕深信论启动速度,无人是西凉骑兵的对手! 发生在眼前的一切,论证了李傕的猜想。 眼看着己方大军已经动了,吕布手上的那些并州铁骑还没整理好阵型,这无疑更让李傕看低了吕布一眼。 李傕的第一目标并非是并州骑兵,而是敌方那列队整齐的步兵阵列…… 马蹄声炸响于耳边,目光中敌方的步兵阵列越来越近,这一刻,李傕心中战意如虹,反观敌方王维的部队,却仿佛傻子一般,只知道举着盾牌,却一动不动。 你步兵还能挡得住我骑兵不成? 心中的嘲讽之情直欲爆表,直到当先的邪恶先锋已是近在咫尺,李傕方才狂啸一声,手中的长枪悍然突刺! 然后扎在了空处…… 李傕登时愣住,他却不知道,王维心中的震惊一点儿也不比他小。 就在刚刚,随着李傕率军冲锋之时,弥漫在战场上的雾气也越来越大,隐约之间,王维却发觉李傕麾下的骑兵偏转了角度。 耳边传来陈宫那宛如肾虚般的声音。 “剩下的,便就交给王将军了……” 陈宫如此说完,却见李傕的士兵已是抵近到了一个危险的距离,当先的李傕一马当先,脸上带着鬼畜般的笑容。 然而他的冲锋角度压根就不准…… 王维就这么看着李傕带军与邪恶先锋擦肩而过,直冲到了无人之处,然后他挥起长枪,对着空气当头刺下。其身后,无数西凉铁骑咋呼着,纷纷将攻击打在了空气当中! 这一举动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力道发空,西凉铁骑们的冲势明显一缓,若是如此这后果还算不上太过严重,更糟糕的情况在于,骑兵冲锋冲过了头,将自己的侧方向完美暴露在了王维麾下的眼前。 战鼓又一变奏。 满脑袋雾水、看不懂敌人套路的邪恶先锋们,只是遵循着战鼓带来的讯号直插而上,如尖刀一般捅入了西凉铁骑的腹部!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 娱乐世界平台登录网址 712| 823| 10| 160| 769| 307| 595| 121| 613| 757| 730| 112| 499| 394| 151| 118| 979| 421| 730| 415| 271| 82| 544| 742| 382| 193| 925| 532| 475| 103| 382| 694| 769| 148| 322| 292| 19| 325| 736| 649| 844|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