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vzfz"><listing id="tvzfz"><mark id="tvzfz"></mark></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sub id="tvzfz"><dfn id="tvzfz"><output id="tvzfz"></output></dfn></sub>

        <address id="tvzfz"><dfn id="tvzfz"></dfn></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第144章:贴近生活

        雍杰传奇 144 作者司徒少雄 全文字数 7110字

        张雍杰这时候躺在‘辽宗殿’的二层屋瓦上,遥望着远处的山岚。若影若现,被青烟缭绕。他现在脑海中思维极度混乱,感觉有些困乏。 他又想起了天龙法王的话语,‘佛家有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馐澜缟系氖虑,很多事情只要没有亲身经历过,很难判断真假。 此时张雍杰还是有点天真了,到后来他才明白,很多事情,就算是亲身经历过,也不一定是真的。 远的不说,就说这李灵和史云山纠结的‘金龙密钥’,张雍杰又如何能判断这事的真假? 李灵和史云山,均不愿意实言相告,不知他二人各自心里又打什么算盘? 张雍杰只希望这个世界更加美好一点,大家不要找事,每个人都勤劳肯干,好好的生活。 但是这个江湖又如此复杂,每个人都有自己心里的小算盘。正所谓人心难测,人心隔肚皮,复杂啊。 大家都不肯坦言相告,张雍杰顿觉气愤,暗下决心: 如果那史云山口中说的是真的,如果李灵当真因为自己强行扣押‘金龙密钥’而导致几万人因此丧生,那到时候自己一定要除掉李灵。 不管李灵有什么理由,又不管她运用什么计谋让得千万人替她说话,自己一定要将她挫骨扬灰。 当然要论口才,论计谋,张雍杰深知自己多半不是李灵这个‘小姑娘’的对手。 若真到那时候,就当自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好了,不用讲任何理由,不用让任何人相信这李灵是坏人,我千岛张雍杰,一定将这妮子挫骨扬灰!一定要是粉末中的粉末。有半点碎骨,算我张雍杰输了。 张雍杰此刻的思想,已经钻到偏激的角度去了。他恼怒那些始作俑者的坏人,恼怒那些将心思隐藏在暗中,表面却能找到各种理由来指挥芸芸纵生的那些人物。 在张雍杰的心里,这些人都是希望通过别人的努力,别人的性命,来实现他自己的人生巅峰,实现他自己内心龌蹉不堪的小九九,这些人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张雍杰会不会因此坠入魔道?以一己好恶断江湖?在之前的经历中,张雍杰大多数时候,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这江湖乱象。 人生的十字路口,张雍杰如何选择?会不会选择逃避,去做一个逍遥江湖游的千岛张少侠?还是选择搅进漩涡,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或者是做一个‘张魔侠’?除此之外,还有没有第三条路走? 张雍杰本人顿感迷茫,二十岁的人生,弱冠之年。这正是张雍杰一生当中,最为迷茫的时间段,也是一个人价值观形成的决定性时期。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何去何从,也许就看李家的那几万人会不会无辜丧命了。 青铜道人,绍七等一众仙教高手,虽然识得张雍杰,也不知道这小子跑到明阳宫到底要干啥? 但他们都知道,此刻张雍杰内力甚强,自己等人决然不是对手,因此也不主动找事,任由这小子在一旁发呆。 李灵还在广场上布置接下来的工作,说什么将现有的所有教徒均搬到这明阳宫来居住,加强本部守卫。 破碎的房屋先推到,暂时放在一边,也不作修葺,眼下最紧要的是加强明阳宫的守卫。 李灵又说要广纳豪杰,收容江湖浪子,将这些人统统安置在山谷,进行外围拱卫。 又派出信使,到江湖上联络其他各大门派,寻求帮助,俨然一副大敌当前的阵势。 那些仙教的教徒均听从李灵的安排,各自行动,他们深知此战是仙教‘教运’之战,输不得,每个人都激情高涨,雷厉风行,拼命的干活。 他们都似乎忽略了萧燕这个教主,若是有远方而来的朋友,定然只识得军师,而不知道教主为何物了。 张雍杰思绪繁杂,神色冷漠,也无心思去关心这些,他现在有点累了,已经完全没有往日的那种热情豪放之态。 萧燕在一旁顿觉尴尬,说道:“张兄,闹了这大半天了,此刻肚中困乏,咱们去弄点吃的吧! 萧燕这么一说,张雍杰也感觉饥饿,点了点头。拉着萧燕,纵身鱼跃,翻身下了大殿。 萧燕拉着张雍杰的手腕,向明阳宫后方走去,转过几道庭院,穿过几条走廊,来到一处偏僻的院子。 院子里有位老人,正坐在摇椅中,晒着太阳。张雍杰对这老太爷也有点印象,正是早上劝大家将教权归还于教主萧燕的那位老人。 自古七十老来稀,那老太爷至少也有七十岁了,但他还能自己行走,一般情况不需要人扶着走路。 两人来到小院子,萧燕负手笑道:“阿公,你过的潇洒也,还在晒太阳!彼低,回头给张雍杰介绍道:“张兄,这是我爷爷! 张雍杰当下行了一礼,唤了一声“萧爷爷! 一般情况下,若认对方为朋友,那么到对方家中做客,除了父母称呼为伯父伯母,叔叔阿姨以外,其他亲人,一般情况下,朋友如何称呼,那么自己便如何称呼。 比如朋友的爷爷,也称爷爷。朋友的奶奶,也唤奶奶等等,所以张雍杰如此称呼。 萧老太爷从摇椅上站了起来,听见张雍杰如此称呼,自然知道这是‘燕儿’的朋友。连忙热情的招呼,拉着张雍杰进屋坐坐。 屋内异常简陋,一张小木床,一张小竹案,几张凳子和一方灰色的储物柜。 萧老太爷吃力的将那储物柜的盖板打开,萧燕也过去帮忙,他祖孙二人一阵寻找,萧老太爷从里面拿了一颗早已干化,失去水分的柚子。 萧燕手里抱着柚子,又在储物柜里面翻了翻,笑道:“阿公,还有块腊肉,这么久了,你怎么不吃呢?再不吃,都坏了! 萧老太爷笑道:“你许久都没有回宫里住了,平日里阿公也舍不得吃,就等你回来,咱们今天就吃! 萧燕将那柚子放到竹案上,说道:“张兄,这个柚子你来帮忙去皮,我去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没有! 张雍杰一边剥着干瘪的柚壳,一边看见萧燕又从里面拿了一块腊肉,两个鸡蛋出来,放到了厨房,转身又跑到院子里的小菜园子里,摘了几样蔬菜。 张雍杰已经剥好了柚子,那萧老太爷慢吞吞的坐到旁边,对张雍杰说道:“孩子,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来招待你,你快吃吧! 此情此景,张雍杰怎能拒绝,口中说道:“萧爷爷不必客气,这已经是很好的了! 张雍杰剥了一瓣柚子,吃了起来。又剥了一瓣,交给萧老太爷,说道:“萧爷爷,你也吃点! 那萧老太爷吃了小两口,说道:“家里许久都没有来客人了,人老了,就喜欢多找别人说话?赡切┠昵嵝』镒,又不愿意跟咱说话,人老了当真是没有用处! 张雍杰见萧老太爷说的有些悲凉,委屈,当下安慰他道:“萧爷爷,现在咱们不是过来陪你了吗?以后我让萧家妹子经常陪着你! 那萧老太爷叹息片刻,又说道:“燕儿这个孩子命苦,从小失去爹娘,我这个爷爷也没有什么本事。你们是朋友,好朋友之间,就应该多多走动,互相帮衬! 张雍杰见这萧老太爷说的真挚,心中一阵叹息,正所谓血浓于水,做长辈的,真的是无时不刻不为子孙着想。 这话还没有说到三句,萧老太爷爱惜孙女的心情,已经不言而喻。今天早上也只有亲爷爷,才肯上前去为孙女说几句话,旁人哪有这样的心思。 张雍杰点头称是,深知这话,应该是天下每个做爷爷都说的出来的话,这才是人世间最为纯真的感情,不似那些权谋暗斗。 萧燕似乎不喜欢自己的爷爷对外诉苦,连忙跑过来,说道:“阿公,张兄,你们两个让我一个人去做饭?这火谁来烧?有空在这里聊天,怎地不去烧火! 经过萧燕这一番‘呵斥’,萧老太爷连忙吃力的站起身来,苦笑说道:“好,好,这便来了! 萧老太爷已经走入厨房,萧燕这时候道:“张兄,人老了就喜欢说些稀奇古怪的话,你可别见怪! 张雍杰站起身来,叹息一声,说道:“人老了是很孤独的,更何况每个人都会老的,有时间还是多陪陪爷爷吧! 说完,张雍杰这才拉着萧燕的手腕,走进厨房。萧燕合计道:“咱们今天做个黄瓜炒腊肉,再来个煎蛋汤,你看可好?” 张雍杰皱眉道:“我怕弄不来,我只会做蛋抄饭! 萧燕笑道:“我来炒菜,你去帮阿公烧火! 张雍杰心想萧燕妹子再怎么说也是仙教的教主,难道平日里也是自己生火做饭?惊讶道:“你会做菜?” 萧燕道:“我当然会做菜啊,我经常都是自己做菜,不信你问阿公好了! 张雍杰只好坐到柴灶旁边,陪萧老太爷生火。期间,萧老太爷数次想要说些幸酸往事,但均被灶台上的萧燕阻止。 若论平日,张雍杰肯定多陪陪着萧老太爷说话,让他解解寂寞孤独。 但今日张雍杰思维比较混乱,脑袋比较复杂,情绪比较低落,也没有仔细听萧老太爷想要说些什么,更没有在意到萧燕的频频阻止。 饭菜已然上桌,萧老太爷也不敢再说话了,张雍杰心情不好,也没有说什么。 三人就奇怪的吃完了这顿饭,饭后,张雍杰主动的去刷碗筷去了。 一切收拾完毕,萧燕拉着张雍杰,欲要离开,离别之时,张雍杰拜别道:“萧爷爷,您老保重身体,小子过些时日再来看您!
        萧老太爷站在屋檐下,挥手道:“好好,你们去忙大事去吧。孩子,朋友之间多多走动,互相帮衬哈! 离开了萧老太爷的院子,张雍杰看着萧老太爷依依不舍的样子,对萧燕叹道,道:“你还是对你爷爷好一点。这样的好爷爷,可不多了! 萧燕这时候挽着张雍杰的手臂,侧头看着张雍杰,道:“我只是怕你不爱听那些细细碎语! 张雍杰只是淡淡回应道:“我不碍事的。难得有人去陪他老人家,又不让他说话,那他该多难受!彼低暧质且簧こさ奶鞠。 萧燕这时候轻声道:“好吧,下次就让阿公讲个痛快。张兄,你有什么烦心事,怎么不太高兴! 张雍杰无奈,说道:“我只是有些事情没有想清楚,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萧燕提议道:“那我们出去玩好不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蓝天白云,风景秀丽,如诗如画,正是放松心情的好去处! 张雍杰心想萧燕妹子在这明阳宫,形同傀儡。李灵那个小姑娘,又城府极深,让人摸不透她脑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李灵,说不定哪天就对萧燕下了毒手,此番带她出了这明阳宫,远离这是非之地,也是好事。 但转念想到,萧燕妹子一走,这萧老太爷在这明阳宫岂不更孤独了?想到这里,张雍杰心有不忍。 萧燕哈哈笑道:“张兄,你被阿公骗了,阿公的孙子孙女还多着呢,会有人照顾的! 张雍杰却想,老人虽然儿孙满堂,但他们总是不希望任何一个人离开他身边。 但张雍杰思考一番,还是决定带着萧燕,离开这波诡云谲的明阳宫。 天色稍暗,广场上的人群已然疏散,各自忙碌去了。萧燕偷偷的朝着宫门出走去,看那小心谨慎的样子,张雍杰知道她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张雍杰拍了拍萧燕的后背,示意她不用害怕,大大方方的走出去。 晃眼间,张雍杰瞧见墨香墨竹二女正在不远处的一座墙后,探出脑袋张望着自己。 张雍杰挥手示意她们过来,但墨香墨竹均不敢过来,显然是害怕萧燕。 张雍杰心想,萧燕妹子这个傀儡教主,又有什么害怕的?但转念又想到,大汉末年,汉献帝虽然也是傀儡,但是忠于汉室的人也不在少数。 想必萧燕妹子,虽然是个傀儡教主,但也是那墨香墨竹二女心中的万分尊贵的教主,是他们心灵的寄托吧。 张雍杰拉住萧燕,说道:“要不带那两位姐姐也走吧,咱们一起出去逛逛! 萧燕却道:“人多了,怕被人发现,走不了。特别是那青铜大叔,可凶了! 张雍杰想起自己极恨这个青铜道人,不过这两天这青铜道人居然也不来招惹自己,弄的自己还有点不好意思下手。 现在好了,要是那青铜道人敢来找麻烦,我张雍杰正好抒发一下心中郁结,将那青铜狗道士电击的灰飞烟灭。 想到这里,张雍杰恨恨道:“不碍事,正好我早就想除掉那青铜狗道士,他若敢来,算他触到我张雍杰的眉头了! 张雍杰越说越怒,当下向旁边推出一掌,一面围墙应掌坍塌。萧燕不知他为何如此发怒,当下紧紧抓住张雍杰臂膀,也不敢多言语。 沙通天恰好经过附近,上前凑个热闹,冷笑道:“张少侠这是有劲无处使?干嘛和一面墙过意不去?” 张雍杰本想收拾收拾这沙通天,但转念想到此刻自己潜伏在青龙会,假意追随上位,而这沙通天是上位的人,自己暂时没有必要收拾这人,以免使那上位猜疑自己。 张雍杰盯着沙通天,脸色黑暗,像是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怒气。 那沙通天见此情况,生怕张雍杰突然出手,当即连退三步,拱手道:“张老弟,老哥劝你还是干点正事,别整天到处晃荡! 这沙通天一向称呼自己为张少侠,今天为何突然称呼自己为张老弟?难道这人是耍长了?张雍杰不明白其中意思,当下怒道:“此话何意?” 那沙通天‘指点迷津’道:“依老哥的意思,张老弟你现在应该返回千岛,赶快喊你老爸给你圈个地,盖个房子,再说个媳妇,生个孩子。这才是正事,别整天没事干,跟着李军师的屁股后面转悠! 沙通天这话,几近侮辱,张雍杰又年轻气壮,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萧燕见他青筋暴涨,连忙安慰道:“张兄,你别跟这人一般见识,消消气! 但人毕竟都是有血性之气的,张雍杰当下甩开萧燕的手腕,当即运起内力向那沙通天打去。 沙通天知道自己内力远远不及这小子,之所以敢出言调戏,完全是仗着自己轻功出众,能迅速与这姓张的小子脱离接触,所以才这么有持无恐。 沙通天见此情况,当即脚步一溜,向远处奔去;赝坊共煌腔鹕辖接,说道: “张老弟,切莫记错了顺序哟,要先盖个房子,再说个媳妇。要不然,没有房子,你连媳妇都娶不了! 张雍杰本来生性随和,不是那种走极端,动不动就要上纲上线的人。 无奈眼下张雍杰心情极度郁闷,而这沙通天又肆意挑衅,惹得他怒火中烧,势要让沙通天在这明阳宫血贱五步。 张雍杰的脑海里,莫名其妙的想起曹公公当日,说要去南京整死两个畜生,抒发一下心中郁结。 脑海中浮现曹公公抓拳的动作,想着这光怪陆离的芸芸众生,张雍杰心中竟然有点理解曹公公那乖张的性格了。 这沙通天算不算畜生?该不该被整死?这是一个问题。 但张雍杰想到,虽然不清楚这沙通天的具体恶行,但就凭他沐浴更衣都要青龙会十七八岁的姑娘伺候,他都不算畜生,这世界上就没有畜生了。 想到这里,张雍杰口中大喝:“找死”,说完立刻施展‘幻影两千’的轻功身法,在这明阳宫里追赶着沙通天。 那青铜道人,绍七等诸多仙教高手,见张雍杰近乎癫狂的怒状,必然是失去理性,此刻上前狙击,那不是找死?替沙通天吸引火力? 所以他们统统就当没有看见,青铜道人,绍七,周义柏等之前和张雍杰有过过节的人,见此情况,索性钻入大殿,躲了起来。 ‘幻影两千’的轻功身法,和血饮谷‘追风逐月’两种轻功,均是当世最出众的轻功身法,但两者概念不同,各有千秋。 ‘幻影两千’更像是虎豹奔跑,着陆于平地,利用各种技巧增加速度。而‘追风逐月’就像是大雁飞翔,更加注重利用气流动力,使身体能够‘腾云驾雾’。 张雍杰内力甚强,无奈自从学了这‘幻影两千’的轻功身法,还没有机会好好熟悉。这一番追赶,操控不太娴熟,已然多次被迎面而来的风力摔倒。 而沙通天内力虽然远远不及,‘追风逐月’却能使他直接从‘辽宗殿’在空中直接滑翔到另一种大殿顶端。张雍杰却需要下了平地,再从平地上攀岩上殿。 沙通天不断在两座大殿来回滑翔,自然占了便宜。如此一来,要论逃跑,‘追风逐月’已然站了上风。 张雍杰见此情况,虽有不甘心,但也知道今日无论如何,是把这沙通天收拾不了了。 只盼来日,待自己熟练操控这‘幻影两千’的轻功技巧之后,再择机消灭沙通天。 想到这里,张雍杰有意放弃。脚步稍缓,那沙通天口中的老二老三,双双一掌拍向张雍杰。 这老二老三见张雍杰久追不舍,心想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们虽然知道张雍杰内力远远超过自己,但想到沙通天年老体衰,必然不会长久,若这姓张的一味追下去,那沙通天可能就危险了。 如果老二老三此刻知道张雍杰已然放弃了,那他们肯定不会出来打这一掌。 张雍杰此刻体力也锐减,但见老二老三双双出掌,当下不敢大意。 这老二老三曾经在大唐芙蓉园,一掌震得天龙法王受伤吐血,此事乃张雍杰亲眼所见,其武力又岂可小觑? 张雍杰心想既然收拾不了这沙通天,这二人串出来算他们倒霉,当下运起庞大的内力,集于双掌,向那二人推去。 只见碰的一声,气流一阵激荡,老二老三当即被震飞,重重的摔到在地。但看样子,他们也受了很重的内伤,一时之间无法站起身来。 张雍杰大惊,这二人的掌力竟然能反弹?不知他二人使用了什么样的功夫,竟然将方才自己的掌力五成均返回到自己体内? 这二人的功夫如此奇怪,难怪能一掌震伤天龙法王,原来是自己打自己。而方才张雍杰盛怒之下的这一掌,又何其强劲? 张雍杰不知道的是,也是他内力太强,这才冲破了这二人的防线,灌入五成力道入老二老三体内,若换旁人,这一掌必然百分百的反弹回自身。 张雍杰虽然勉强站立,不至于摔倒,但一口淤血已然在张雍杰的的喉咙,张雍杰无法忍住,当即狂吐鲜血。 附近的人纷纷惊呼,萧燕在一旁惊恐说道:“张兄,你没事吧! 张雍杰此刻脑海比什么时候都要清醒,眼下自己孤身一人身处明阳宫,强敌环伺,如若不快速调理伤情,定然引起群雄围攻,恐有性命之虞。 想到这里,张雍杰迅速运起内力,在全身游走,欲要将方才反弹回来的力量全部化去。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 娱乐世界平台登录网址 940| 916| 442| 88| 43| 222| 722| 76| 798| 865| 880| 915| 43| 736| 945| 694| 388| 766| 661| 700| 874| 224| 175| 550| 130| 108| 943| 717| 265| 783| 640| 162| 134| 793| 141| 541| 487| 148| 289| 949| 751| 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