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vzfz"><listing id="tvzfz"><mark id="tvzfz"></mark></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sub id="tvzfz"><dfn id="tvzfz"><output id="tvzfz"></output></dfn></sub>

        <address id="tvzfz"><dfn id="tvzfz"></dfn></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第五百八十三章 锣震马营

        三国有君子 583 作者臊眉耷目 全文字数 2919字

        古代的战马虽然大部分都久经沙场,但牲口毕竟是牲口,在战场上他们是很容易受惊的。 跟人类的受惊点不一样,而且马匹的视力不及人类,所以战场上的战马并不会因为人类之间彼此的杀伐而受到惊吓,他们的受惊点一般是在于巨大的火势烟熏之气以及和极度刺耳的声音。 所以一般上战场的战马,人类都会给他们进行受训。 但是首先,巨大的火光这种恐惧人类是无法帮助战马客服的,面对大自然的恐怖力量,连人类自己都不能够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惧,又如何能够对战马做出那么高的要求?……己所不欲勿施于马。 因此,人类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去帮助战马克制对一些刺激性声音的恐惧。 部队的将领和骑兵们平日里在训练马匹时,经;岣翘纳兔鹬,用以帮助它们客服最这些战场上最基本的声音障碍,当然并不会完全成功。 因为跟人类一样,马也有高下之分,有的马学习能力好,有的马比较傻B学不明白东西,所以有灵性的战马,受训时间长了就不会再对声音产生恐惧,但有的战马的资质就比较差,胆子也比较小,怎么训练都不会有好的效果,因此他们的骑主在上战场之前,会把这样的战马的耳朵用布绢或是别的东西堵住,尽量不让它们受到惊吓。 但是司马懿今天提出的这个方法很是有些丧良心,丧到让赵云和李通等人听了,都想揍死他。 首先这三千面小破锣的声响跟战场上的鸣金之声完全是两回事,听着既刺耳,又抓心挠肝的,别说是战马了,就连人听着都得感觉瘆得慌,有一种想要尿裤子的感觉。 另外,李傕和郭汜营中的近万战马,良莠不齐,有良有烈马,那些战马白日上战场也就算了,夜间想要全堵住耳朵,却是绝不可能。 届时一马暴走,所带动的,只怕是好大一片的慌乱,就犹如多米诺骨牌的效应,一点击溃满盘皆输。 到时候这三千面破锣一响,再加上己方乘势放火,动感和音质同时开启最大效果,只怕其震撼的程度,比后世的酒吧夜店DJ还要带感! 届时李郭二人营中的万马一起嗨皮起来,李傕的营盘只怕是不由己方动手就垮了。 若是李傕和郭汜的三军事前有所防备,此事或许还难以为之,偏偏这俩家伙今夜摆下了全羊宴,犒劳三军,只怕今夜的西凉军营中,大部分的人都得酒醉酣眠了。 一群吃喝玩乐了大半宿的劳累士兵,面对数千乃至近万的战马在一个封闭性的军营里沸腾蹦迪…… 那场景,让众人想想都觉的浑身战栗。太阴损了!其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赵云出身在河北,后又加入过公孙瓒的军营,曾亲眼见过北地公孙瓒等人和北地鲜卑交战时,鲜卑军中因为战马受惊后,产生的连锁反应,那恐怖的情形至今历历在目。 想到这,赵云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他敢肯定,这等丧良心的办法,还有这早就准备好多三千面破锣——绝对不会是出自司马懿,亦或是诸葛亮的手笔。 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他那个三弟的设计。 他料定了敌方的战马极多,却又集中在一个营盘的弱点……还有李傕郭汜又都是常年用兵之人,其营寨的严密性必然不俗,所谓作茧自缚,这样的营寨防御自然是没话说,可周密且完美的营寨偏偏又是作茧自缚的丝蛹。那庞大的马队在里面奔驰的时候,己方更是难以往外冲出。 确实是釜底抽薪的狠招。 而且此招一过,西凉兵溃了,但他们的战马却还都在,到时候赵云他们乘机去捡漏……这战马简直就跟白捡一样。 这小心思也真是没谁了。 面对有陶商在背后支持,而他两个徒弟实际操作的周密计划,再加上李傕和郭汜今夜的疏漏,赵云着实是没有理由拒绝,于是乎,战略就这么定了下来。
        ……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而在中牟县护城河边,吵闹喧嚣大半宿的那些西凉兵卒们,终于是撒够了欢。 胡闹过后的西北狼军,在深夜里沉沉的睡去。 天色越发的阴沉,赵云,许褚,臧霸,李通等人兵分四路,从四个方向悄悄的向着李傕和郭汜的营寨夹击而去。 四名将领的分工明确,赵云和许褚负责敲锣,臧霸和李通负则责往李郭二人的马厩处放火。 眼看着子时已过,乌云渐撤,月亮已经升上了云头,正是阴人的好天气! 赵云为了谨慎起见,再次派出斥候去仔细的探查了一下。 最终,他确定了西凉军经过一番折腾之后,除了少量的巡营之外,大部分人都已经是沉沉的睡去了。 四名将领吩咐己方的士卒将耳朵全部都堵住之后,然后随即约定时刻,开始行动。 赵云和许褚两人负责率众敲锣。 赵云将耳朵堵上之后,示意许褚也将自己的耳朵堵上。 许褚自负武艺高强,又是实打实的硬汉,心高气傲,根本不带。 其妻许憨娘见许褚不堵耳朵,奇怪的拍了拍他道:“夫君,怎地不把耳朵堵上?” 许褚哼了一声,道:“男子汉大丈夫,戴这些东西干什么,不过是区区锣音而已,有甚了不起的?不用戴!还能震死为夫不成!” 许憨娘此刻已经把耳朵堵的严严实实的了,看见许褚一脸嘚瑟样的冲他动嘴巴,却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一皱眉:“?你说啥?” 许褚见状一愣,接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行而来的司马懿看见众人都堵住了耳朵,唯独许褚没有,不由的有些幸灾乐祸。 他使劲的怼了怼诸葛亮的胳膊,低声道:“你看,大家都堵住了耳朵,唯独许仲康自负不肯,你等着瞧吧,一会这个憨货就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愚蠢了!” 诸葛亮的耳朵已经被堵住,闻言冲着司马懿使劲的摆手,示意自己听不见。 “师兄,你说什么?” 司马懿耳朵也堵住了,他看见诸葛亮的收拾,醒悟到他听不见,随即高声道:“我说,许仲康一会就会自己有多蠢了!” 司马懿捂着耳朵,因而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大,控制不好自己的音量。 诸葛亮没听见,他的话却一字不落的飘进许褚的耳中。 许褚气的满面通红,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 “这两个混账猪羔子!跟他们师傅一个揍性!” 眼见约定的时辰已经到了,赵云随即亲自挥舞手中的令旗,下令诸军行动,而他身后的侍卫们见了,也纷纷挥舞手中的令旗传令。 “咣咣咣咣咣~~!” 瞬息之间,整个大寨之外,声浪的海洋无休无止,尖锐且刺耳的声音犹如袭人的浪潮,一浪接一浪的冲进了西凉军后方的马厩营地。 三千面破锣,犹如三万只公鸭子一起嚎叫似的,惹的人心烦意乱,心中犹如猫挠似的浑身颤栗不舒服。 赵云,诸葛亮,许憨娘等人就算是捂住了耳朵,仍然能够感受的到这巨大的声浪重重的轰击着耳膜,心烦意乱,浑身说不出的难受。 而许褚早已经是“啪”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他的一张大脸被声音震得发紫,天旋地转,头晕目眩,耳膜犹如破了一样的剧痛。 他一把从许憨娘手中拿过自己适才不想用的耳塞和围巾,用剩余的力气将自己的耳朵堵住。 完事之后,便见许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哇的一声直接呕吐了出来……刚才的晚饭算是全白吃了。 诸葛亮看的啧啧的直砸巴嘴。 而他身后的司马懿则是笑道:“看吧,我说什么来着?他早晚得知道自己有多蠢! 诸葛亮听不见,转头疑惑的看着他:“师兄你说啥?”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 娱乐世界平台登录网址 666| 348| 279| 60| 492| 312| 87| 342| 834| 129| 621| 9| 600| 843| 159| 960| 894| 552| 993| 165| 198| 750| 777| 975| 411| 189| 486| 258| 963| 570| 789| 660| 873| 192| 234| 60| 444| 540| 951| 903| 894| 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