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vzfz"><listing id="tvzfz"><mark id="tvzfz"></mark></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sub id="tvzfz"><dfn id="tvzfz"><output id="tvzfz"></output></dfn></sub>

        <address id="tvzfz"><dfn id="tvzfz"></dfn></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三十七、战争,即将从这一刻开始

        作者流浪的蛤蟆 全文字数 3071字

        阿努比的这个方案,我还算是接受的来,所以我立刻就率领部下,杀入了最近的一处战场,我仍旧没有任何顾忌,直接攻击战斗的双方,把阿努比麾下的黄金木乃伊也纳入了战斗目标。 实际上,因为黄金裹尸布的原因,黄金大天魔一族击杀黄金木乃伊所得的好处更多,连续有黄金大天魔一族的人突破大祖,这些战士我都会让他们立刻创造后代,我本来还是想预留一部分大祖级战士,为将来寻找到更强大的种族,创造更厉害的后代做准备,但现在已经是最后一战,也就没有必要预留什么了。 当我席卷了七个战场之后,黄金大天魔一族的战士,也扩张至了十八万之巨,甚至也有两名黄金大天魔一族的战士晋升帝刹,只不过他们也只能拥有不朽的力量,没有拥有其他的六种不朽,这两名黄金大天魔一族的战士,一个是最为天才的庞箫,一个却是之前并不会被看好,但却一样凝练了十八阶大天魔虚相的庞尉。 黄金大天魔一族的战士,数目始终没法扩张起来,比起阿萨神族和黄金木乃伊动辄数亿的战士,实在太少了,但黄金大天魔一族是天生的战士,可以在战斗中,越来越强,这却是其他种族的战士所没有优点。 初次之外,我麾下的永恒战士,也在悄然扩张,之前我都是用永恒战士来做炮灰,因为黄金大天魔一族的战士太过珍贵,我不愿意损失太多,永恒战士又制造容易,但现在的黄金大天魔一族越战越强,已经用不到永恒战士来;,所以我就很快开辟了第二战场,把两支大军分开来,同时进攻两处战场。 我一直都冲杀在最前线,从开始的愤怒,激昂,勇猛,到了后来,只有无休止的杀戮,就算我自己,也再也没有了情绪的波动,只是不断的在斩杀眼前的敌人,甚至有时候也不大分眼前的是不是敌人,只要不是我的部下,就一起砍了,反正阿努比的神域中,也没有其他的生灵,除了他的大军,就是他的臣民。 这场战斗,比我想象的还要更久,忽忽然,就是十年过去。 我不断的战斗,不断的斩杀一切敌人,当我忽然一记天帝战斧,把所有的敌人灭杀,眼前再也没有用出来无穷无尽的敌人,不由得微微愣了一愣。 这当然不代表战斗结束,因为我仍旧可以感应到,阿萨神族的战士仍旧无穷无尽,阿努比手下的黄金木乃伊,也仍旧多至不可胜数。 这只是代表,我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我已经把阿努比画出来的战场,都清理一空。阿努比借助我的黄金大天魔一族战士和永恒战士,扭转了所有劣势的战场,在他的神域之中,这位腐朽君王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我知道阿努比不会欢迎我加入其他的战斗,我战斗了这么久,也需要一段时间来休整,所以我把手下的两只大军,徐徐收回了碧游壶中,这才开始观察整个战场。 洛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也许是他征服了除黄金腐朽大陆之外的,那个庞大神域的其他陆块,所以也开辟出来一个庞大的神域,尽管这个神域看起来虚浮不定,并没有主大陆,但却拥有一切神威。 洛基的神域和阿努比的神域,在虚空中互相碰撞,激荡起无数的虚空乱流,每次冲击,都会造成无数世界的毁灭,可以想象,如果是黑暗世界的话,只要被余波所及,就会粉碎,甚至就算是主世界,也要被毁去整个地球。 这样的战斗,已经超过了诸位神祇之间的大军厮杀,我一时间也没有办法插手,就只能把囚神之罐冲着两大神域碰撞的边缘,趁机吞噬一点神域本源之力。 当黄金大天魔一族和永恒战士撤回碧游壶,我的碧游天境立刻冲破了限制,在漫长的战斗中,黄金大天魔一族已经成长到了千万级数,其中九成以上的战士,都是图腾,这么多的神祇回归,对神系本身的滋养是无与伦比的。 那些永恒战士,数目比黄金大天魔一族更多了十倍,虽然个体实力稍逊,但他们都源自永恒与虚幻之树,跟永恒与虚幻之树共享一个意志,也即是我的意志,所以他们的强大,就等若我的强大,我已经拥有了不朽的力量和不朽的智慧,但在所有的永恒战士回归碧游壶的时候,我的意志得到了无限增强,让我轻而易举的获得了第四种不朽,也即是不朽的意志。
        当我的意志贯彻整座碧游壶,只要我愿意,就可以任意改变这个神域的一切,包括生命,时间,未来,体系,乃至法则。 既然无法继续战斗,我并不愿意在阿努比的神域之中多呆,只是一步就跨出了阿努比的神域,来到了无尽虚空。 阿努比和洛基的战斗,我也不知道要延续多少年,但是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我把囚神之罐化为一片大陆,端坐在最高的山峰上,盯着战场,每次洛基占了上风,我都会把天帝战斧丢下去,化为一道流星,击穿洛基的神域。 有时候,我亦会把囚神之罐重新显化,吞噬交战双方散逸的力量。 这种局面,我一直都会以为,将要持续很久,因为我无法看破这场战争谁会获得胜利,但当我退出了阿努比神域之后,并没有多久,就有一股伟岸神力笼罩了下来,我看到了无数的少年,被这股神力吸走,其中有一股气息,正是我寻找了很久,但一直都没有找到的表哥宁越。 我本想做点什么,但是很快就放弃了,因为我知道这股神力的来源,它来源自瀛洲,远远超越了洛基,阿努比,这些强大神祇,甚至也超过了整个阿萨神族,又或者当年还未破灭的黄金腐朽大陆。 瀛洲的力量并未有散去,而是继续笼罩在战场上,一个看起来宛如童子的形象,在虚空缓缓凝聚,他只是嘻嘻一笑,就探手一抓,从阿努比的神域中飞出了一卷图画,正是洛基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王图。 洛基发出了愤怒的咆哮,但是却无可奈何,这名宛如童子的神祇,收走了王图之后,就随手撒下了一片神辉,阿努比的神域也因此生出了变化,浮现出来这位神祇的形象。 阿努比是个苍老的老者,上半身金碧辉煌,披着灿烂的长袍,双目宛如寥寥晨星,头顶上更有八条龙攒聚的王冠,看起来威仪不可当。但灿烂的长袍下面,却是腐烂至无法目睹的身躯,无数的奇异妖虫,在宛如星球大小的身躯上爬来爬去。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明白这个宛如童子的神祇做了什么,他居然让阿努比彻底掌握的腐朽之力,重新成神。 腐朽君王是没落的神祇,他们的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神明,也无法享受神祇所能享受的一切,拥有就只有腐烂,毁灭,和无尽的囚笼,他们甚至没有自由,只能附着在某件本源神器,或者不朽法则之上,苟延残喘。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生存,已经让那些腐朽君王受够了,他们也未必会很痛快的投入囚神之罐,因为那意味着重生,他们可以重新开始一切,可以享受神祇所能享受的一切,尽管没有自由,可是他们原本就不曾拥有自由这个东西,那是活生生的神祇,才有的权力。 阿努比则是走了另外一条道路,他居然可以重新获得封神,这件事儿,堪称史无前列。 来自瀛洲的那名宛如童子的神祇,做完了这两件事儿,就化为了漫天星辉,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就没有理会洛基和我,甚至也没有再理会阿努比。 阿努比狂笑声中,重新封闭了自己的神域,他再也不需要跟洛基交战,因为他重新复活,重新封神,已经没有任何同级数的神祇,能够侵入他的神域。 阿努比甚至在虚空中,隐藏了自己的神域,让洛基只能愤怒咆哮,只会大军反复冲击,却在怎么也找不到阿努比的痕迹。当阿努比还是腐朽君王的时候,他的神域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但现在却截然不同了。 我只是迟疑了一刹那,就催动了碧游壶,隐遁到了虚空之中,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办法跟洛基做最后的决战,洛基虽然也立刻指挥了大军来追击,但却没有办法捕捉,能够在时空洪流中游弋的碧游壶。 我跟洛基的战争,即将从这一刻开始,那将是不死不休的永恒之战,直至我们有一个人灭亡,有一个人陨落…… ——全文完——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 娱乐世界平台登录网址 285| 181| 168| 866| 447| 659| 556| 620| 290| 611| 826| 89| 187| 222| 517| 179| 44| 994| 458| 580| 45| 163| 29| 605| 126| 899| 874| 225| 315| 918| 834| 754| 240| 475| 448| 335| 334| 820| 478| 649| 166| 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