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vzfz"><listing id="tvzfz"><mark id="tvzfz"></mark></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sub id="tvzfz"><dfn id="tvzfz"><output id="tvzfz"></output></dfn></sub>

        <address id="tvzfz"><dfn id="tvzfz"></dfn></address>
        <address id="tvzfz"></address>

        第二百三十九章 管你爸爸是谁

        大国智能制造 239 作者乌溪小道 全文字数 3308字

        这时候,贺燕抱着白苕呜呜的哭泣着,“我,我没跟上床,呜呜……我不是破鞋!不就是两万块钱么,我现在就给你!呜呜…” “不要哭!贺燕!不要哭,别跟这个人渣一般见识!你为啥要给他钱?你又没拿他的钱!这个畜生在讹诈你?不要理他!” 白苕在安慰着贺燕,说着说着,她自己的眼泪都已经掉了下来。 女孩子就是这么感性,看到别人伤心掉泪,自己也会不知不觉的陪着一起落泪。 看到这一幕,许振鸣感到一阵烦躁。随后,他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两叠钞票,数也没数,一把就砸到肖剑的鼻梁上:“我代贺燕给你两万块!你这个人渣骂了我,该陪我多少钱的精神损失费?” 他也不知自己为啥会这么失态,肯定是酒精刺激的缘故吧。 就在这时,肖剑被许振鸣砸来的钞票迷住了眼睛,嘴里仍在骂骂咧咧的,“许振鸣!你特么冒充什么大佬!一个捡破鞋的家伙,牛什么牛?破鞋穿着爽不爽?我都用烂了,你还当宝贝?真他特么的贱人一个!哈哈哈……” 与之同时,跟随他一起而来的五个社会青年,已经歪歪倒倒的来到肖剑的附近。 “剑哥!要不要帮忙?” “这个吊人是谁?敢跟剑哥过不去?” “哥几个,先揍他一顿再说,给剑哥出出气!” 这些社会青年在阴阳怪气的喊着话。 他们上身都穿花T恤,下身穿着一个大花裤衩,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鞋,懒洋洋的站在那里。这些人都特意把T恤的两只衣袖卷起来,露出两臂上的纹身。红红绿绿的纹身有些狰狞,他们看上去很牛气。 这帮人用轻蔑的眼神看着许振鸣,嘴里喷着酒气,说话的口气也非常牛,好像整个南安.市都归他们管一般。 看到这一幕,已经被激怒的许振鸣根本没在乎这些几个正在耍嘴炮的小混混。他被肖剑这个“贱哥”给成功激怒了,一个跨步就来到肖剑的跟前。 “啪啪…”紧接着,许振鸣轮圆了右手,左右开弓给了肖剑一左一右两个耳刮子。肖剑当场就被打懵了,脚下一个趔趄,随后就摔到在地上。 “打,打他!搞死他,什么责任都由我来承担!”倒在地上的肖剑,此时如同疯狗一般的狂吠。 “小子你找死!”这时,一个纹身是小蛇的社会青年,冷笑一声就朝许振鸣一拳砸来。他应该喝酒过多,脚下的步伐不太稳。 许振鸣既然已经动了手,肯定是要下狠手的。他站在原地不动,一个高踢腿就踹到这个小混混的胸部。 “啊…”这个小混混大喊了一声,瞬间被踹出四米多远,四肢朝天的躺在地上。他脸色铁青,好像肋骨都被踹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许振鸣刚刚踹完人,接着一大转身,右腿的高鞭腿猛然一扫,又拍倒了两个纹龙画凤的小混混。 另外两小混混,一个被自己的同伴撞到,跟着一起摔倒在地上;褂幸桓黾榭霾欢跃,撒开脚丫子就跑!吧比死!快救命!”一边跑,这家伙一边在大喊着。 小混混就是这样,碰到武力高的人,他耸的一批。碰到怕事的老百姓,他就是凶神恶煞! 可是,许振鸣没准备放过他。让这小混混逃走了,说不定还会喊来帮手,到时候局面就不好控制。 想到这里,许振鸣双腿一用力,整个人就横着飞跃了出去。双腿成剪刀形状,朝那名小混混的腰部剪去。 片刻之后,他就缠到小混混的腰部,顺着惯性把这人给剪翻在地。这个小混混有点惨,头部向着地,跌了个狗啃屎的姿势,当场就挂了彩,脸上血糊糊的一片。 从许振鸣出手打肖剑的耳光到现在,也只有一分多钟的时间。肖剑等六人此时都已经躺倒在地上。 “打得好!许振鸣好样的!”看到这一幕场景,高原激动的大吼着。 他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浑身都在微微发抖着。 “打得好!这帮人渣没人性!再打他们一顿!”白苕的酒有点多,此时也没有正形的喊着。一边喊着,她一边安慰着正在哭泣的贺燕:“贺燕不要哭,许振鸣已经给你出气了!” 贺燕此时一边呜咽,一边诧异的看着地面上躺着七人。她有些担心,认为许振鸣也受伤了,一边抽泣着,一边惊慌的喊道:“许振鸣!你没事吧?” 许振鸣当然没事。他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几个跨步之后来到肖剑的身旁。 肖剑此时已经惊慌失措,抖抖瑟瑟的准备爬起来。因为比较慌张,他总是爬不起,嘴里在威胁许振鸣:“许振鸣,你死定了!你特么敢打我,你特么敢打刀疤哥人,你等着……”
        这家伙还在嘴硬,准备用西城区的小混混刀疤哥来吓唬许振鸣。其根本目的还是怕许振鸣再来给他几个耳光。 他这时候好慌张,没想到许振鸣还是个练家子,武力值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力。 不但他这么想,高原等人也非常惊讶:“同学四年,我怎么没发现许振鸣居然还会武艺?” 这时候,许振鸣伸出一只脚踩到肖剑的右脸上,把肖剑按。骸拔掖蚰阌衷趺囱?人渣!你这种人渣就该被狠狠的暴揍才行!贱货!” 到了这种时刻,他没管那么多。管他刀疤哥还是谁?按照他现在的地位,都不要出面,只要出钱就能搞定这些小混混的。这就是所谓的经济基础决定社会地位,有钱人可以用很多种方法达到目的! 要不是肖剑当面辱骂他,他也不会这么冲动的。他如果想要搞肖剑,只要在办公室里打个电话就能把事情安排了。 “许,许振鸣!快…放了我!你敢侮辱我?知道我爸爸是谁吗?”这时候,被许振鸣踩在脚下的肖剑含糊不清的大吼着。 肖剑此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没有受过这种侮辱。他爸爸在南安钢铁集团公司很有地位,许多人都给他面子。无论在学校里,还是在社会上玩耍,从来都没有人不给他面子。 现在还不流行“公子”这个说法,大家伙儿都会尊称他一声剑哥。现如今,他居然被一个农村来的许振鸣踩在脚底,怎么不生气。他于是就把自己爸爸肖诚搬出来吓唬许振鸣! “我管你爸爸是谁?你爸是肖诚又能怎样?就是李刚也不行!” 许振鸣冷笑着弯下腰,把地上的两万块钱塞入肖剑的手里。然后,他又道:“贺燕的两万钱我已经给你了,你特么以后不要纠缠人家!” “桀桀…破鞋的感觉很爽么?为了一个破鞋,你要花两万块钱!我不要你的臭钱!快放了我,否则你死定了!” 肖剑怒极,狞笑着,牙齿已经出血,染红了嘴唇。他心里已经怒到极致,一直在盘算怎么报复许振鸣:“许振鸣没胆子杀了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这件事咱们没完!” “你不要钱也不行!钱给你了,咱们的事情就已经了结!以后你再侮辱贺燕和我,咱们法庭上见!” 许振鸣仍然把钱塞入肖剑的手里。他觉得肖剑此人就是一个无赖,以前是这么认为的,现在还是这么想的。既然如此,这些钱一定要放在肖剑的手里! “呸…人渣!我怎么跟你这个人渣是同学?”这时候,白苕见肖;乖诙裱陨撕匮,忍不住吐骂道。 她朝地上的肖剑踢了一脚,旋即又安慰贺燕,准备带着贺燕离开这是非之地。 就在这时,一个大胖子中年男人和两个随从小跑而来?囱,他们应该是从滨湖饭店里出来的,直接朝这个灯光停车场小跑而来。 “快住手!我是南安钢铁集团公司的常务副总肖诚!快放了我儿子肖剑!”一边奔跑,那个中年男胖子一边嘶吼着。 与之同时,一阵阵的警笛声呼啸而至。两辆警车拉着警报,朝这边的灯光停车场疾驰而来。 这一切很显然,已经有人报了警。 看了看那个大胖子肖诚,又看了看呼啸而至的警车,许振鸣的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冷笑。依据他的判断,应该是肖诚报得警。 也不管那么多,他仍然控制着肖剑,就是没收腿。到了现在,他绝对不能把肖剑放开。 “许振鸣!既然警察来了,你还是放开肖剑吧!” “你个大胖子是肖诚,在南安混得不错。许振鸣算了吧!” 高原和白苕经验欠缺,见警察很快就要到,劝许振鸣放过肖剑,不要留下什么把柄。 这时候,李大眼带着两个司机走了过来。他接到许振鸣的电话之后,立即联络在滨湖小区的司机。好不容易才凑到两个没喝酒的司机,就急匆匆的小跑而来。 他眼睛比较尖,看到地上躺着几个小混混,当场就反应过来了:“不好!许总可能碰到了麻烦!”旋即,他拿出大哥大,一边打电话,一边朝许振鸣这边跑来。 “许总!要我帮忙么?”挂完电话之后,他气喘吁吁的问许振鸣。 许振鸣看了他一眼说:“把地上流氓团伙的成员控制住,等会儿交给警察!” 这种时刻,许振鸣决定恶人先告状,把这些人的罪名定性了再说话。
        隐藏
        香港四肖期期准 娱乐世界平台登录网址 963| 279| 834| 996| 291| 795| 45| 543| 726| 843| 441| 861| 558| 498| 123| 327| 939| 531| 702| 453| 960| 192| 936| 267| 420| 60| 42| 603| 165| 213| 597| 126| 372| 789| 726| 33| 411| 645| 255| 588| 546| 294|